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mm620.com j2070.com kc770.com xx337.com mm655.com 44ssee.com mm859.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台北女醫與台北高校生患者
    时间:2017-10-11

    仰臥在床上的孝司,把睡褲拉到大腿根附近,內褲也脫下一半的狀態。經盲腸炎的手朮後六天,縫合狀態良好。麻美感到驚慌,因為是在縫口換藥,勉強還藏在內褲里的性器很快便勃起,把內褲高的頂起來。手朮是麻美負責的,所以孝司的陰莖早已經看過。記得和偶像歌手般的面貌不相配的,陰莖稍有假性包皮之外,不但很長,也有很多卷曲約陰毛,看起來很勇猛的樣子。

    當然麻美還沒有看過孝司的陰莖勃起的狀態。孝司是高中二年級,生長在富裕的家庭,受到太多的保護,好像有戀母情結的傾向。住在單人病房,母親每天來照顧他。也許還是童貞吧…這樣想著,看隆起的內褲和露出稍許的陰毛時,麻美又感到慌張,發覺自己的陰戶里不僅濕潤,還微微蠕動,已經無法抑制沖動了。「為什麼變成這樣呢?」

    麻美用興奮的口吻說,用手輕撫隆起的部份。孝司發出緊張的聲音。堅硬的觸感,使麻美完全失去自制心。「真是不乖的男孩,檢查時還會勃起。」

    說著,拉下內褲時,陰莖彈跳似的露出來。看到勃起的長大陰莖,麻美倒吸一口氣。「孝司,你還是童貞吧。」

    這樣問時,孝司困惑的點點頭。麻美用力吸一口氣,然後像把話擠出來似的說:「大夫讓你畢業好嗎?」

    孝司露出難以相信的驚訝表情。「真的嗎?」

    孝司露出興奮的神采。麻美也以緊張的表情點頭,她也興奮了。麻美脫下白衣和裙子。醫師和病患,而且和未成年的男孩做這種無恥的事…麻美想到這兒,產生難以形容的罪惡感。可是興奮的程度遠超過那種感覺。麻美下半身赤裸的上床,騎在孝司的腰上,用手握肉棒,頂在肉縫上慢慢摩擦。發出吱嚕吱嚕的淫咪聲。強烈的快感使麻美忍不住放下屁股,肉棒插入肉洞,引發麻般的快感。就在這瞬間,清醒過來。

    麻美是躺在M醫院醫師辦公室旁邊的休息室床上。這一天是麻美輪值,所以躺在床上休息。原來是夢…好奇怪的夢…麻美在心里滴咕,嘌吸急促,也感覺參角褲的底部濕潤。對這種情形,麻美感到驚慌。這一天的白天,麻美撿查孝司的傷口,雖然還沒有達到夢里的程度,但孝司的內褲前的確隆起。當時,麻美即沒有驚慌,也沒有心跳。剛出道不久,有二十七歲的單身女醫師,如果為這種情形心就動搖,是無法勝任工作的。麻美當時是向孝司的下半身看一眼。「明天拆線後就可以出院了。」

    說完,拉起孝司的內褲和睡褲。結果還做那樣的夢,可能是因為從大學附屬醫院來到這所M醫院,一年多來完全投入這種工作,過著連愛人也沒有的生活吧。麻美常聽男人們對她說「你是美女」

    或「你很性感」。

    對自己的面貌,覺得比別人好一些,對自己的身材卻有十足的信心。過著還沒有發生不正常的異性關系,但身邊有不少男人。在大學附屬醫院時,有一個也是醫師的愛人。來M醫院前,因某種原因而分手。那是因為麻美先到他的房間等時,偶然在櫥璧的大紙箱里發現很多幼齒狂的錄影帶。從那以後,沒有和男人交往,已經有一年半之久了吧。是積壓欲求不滿的關系嗎…?麻美嘴里念著,起來看鐘表。已經午夜十二點多。

    已無睡意,身體又感到火熱,覺得無法再睡下去了。想去吹一吹秋天的夜風,穿上白衣走出房間。經過護理中心時,應該有的值夜班的護士小姐也不見了,是去廁所了嗎…?麻美走到走廊的盡頭,從樓梯走到頂樓,看到皎潔的夜光。伸直雙手,做深嘌吸的同時,經過洗衣房的旁邊時,麻美突然緊張的停下腳步,因為聽到女人的嬌哼的聲音。「啊啊啊…啊!健治…要了!」

    這一次聽得很清楚。麻美覺得全身火熱起來。小洗衣房的牆角有木架,旁邊有五公分左右的縫隙,麻美從縫隙悄悄向里面看去。剎那間,麻美倒吸一口氣。看到一名護士坐在椅子上,雙腿放在蹲在前面的男人雙肩上,還不停的急促喘息。護士是值夜班的,二十歲左右,長得很可愛的女孩。從麻美站起來的地方距離五、六公尺,看到的是兩個人的側面,而那個叫健治的男人在做什麼是一目了然的。護士的絲襪和參角褲已經脫去,白衣掀起,露出下半身。

    男人的臉被大腿擋住而看不見,從穿著研判應該是年輕人,可能和護士是同年齡。兩個人可能是一對情侶,趁值夜班,讓男朋友潛入醫院。丟下夜班的工作,和男朋有做這種事情,還真不得了…M醫院夜間不接受急診,住院患者嘌叫護士時,如果護士不在,很可能形成嚴重後果。一面看兩個人的行為,一面感到憤概時,雙手抓住男人的頭或肩,露出苦悶的表情的護士發出迫切的啜泣般聲音。「不行啦…要了!」

    護士雙手抱緊男人的頭,伸直痙攣的雙腿。男人站起來,黑色的頭發束在腦後,牛仔褲和內褲一並拉下去,露出剛才麻美在夢中看到的那種勃起的陰莖。男人把肉棒送到坐在椅子上的護士面前,護士彎下上半身,雙手握住肉棒開始舔。麻美緊張得幾乎不能嘌吸,這是第一次看到別人的性行為。可能是偷看之故,覺得口乾舌燥,興奮得雙腿發抖,早忘了憤概之事。二十歲左右大概就有很多的性經驗,護士的口交動作相當淫猥。用手揉搓陰囊,頭側左或側右,發出淫咪的聲音,從龜頭舔到陰部。吞入嘴里後,發出哼聲吸吮。可能是熱中口交的護士仍舊穿著白衣和白帽,所以看起來更淫蕩。此時,麻美突然緊張的向後看,竟然是穿夾克的孝司,把食指放在嘴前站在那里。因為孝司突然把手放在麻美的肩上,不僅嚇得心臟幾乎要跳出來,也狼狽的說不出話來。

    「那兩個人在參天前的晚上也在這里這樣弄的。」

    孝司小聲的說。「看到了嗎?」

    麻美這才用沙啞的聲音問。「嗯,因為不能睡,就到屋頂上來,剛好…今天又聽說那位護士小姐是夜班,想到或許會…不過看到大夫來了,我也嚇一跳。」

    「那麼是比我先來的嗎?」

    「嗯,發現有人來,急忙藏在門後,大夫早就知道那兩個人的事嗎?」

    「我這是第一次…孝司,你不能在這種地方,回去吧。」

    自己偷看的情形被孝司看到了,為此感到狼狽的拉孝司的手催促回去時,聽到令人驚訝的聲音。孝司從麻美的肩上看過去,這樣便形成麻美和孝司互擁的狀態,好轉動身體,形成麻美也向里面看的姿態。看到護士騎在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腿上扭動屁股,還發出小狗哭叫般的聲音。男人把白衣的前面拉開,雙手撫摸豐滿的乳房,還吸吮乳頭。這一次的麻美和剛才不同,因為有孝司在身邊,所以還能保持清醒。這種樣子不可以讓高中生的患者…麻美想著,準備轉身推開孝司時,又緊張了。因為有堅硬的東西到屁股。「了不起…大夫…受不了。」

    孝司用迫切的口吻說著,從後面抱緊麻美。「不要…孝司…不能…」

    麻美感到慌張,可是能小聲制止,而還不能激烈拒絕,那樣會使偷看的事被發覺,而且孝司才剛動過手朮。就在不停的扭動身體時,麻美更慌張,因為屁股上更清楚的感受到孝司褲前堅硬的東西,產生興奮般的陶醉感。孝司的雙手在麻美的胸前撫摸乳房,帶著幾分猶豫和生疏的動作撫摸乳房。意外的狀況使麻美興奮,嘌吸也急促。可是心里還想到,孝司可能還是童貞。孝司的嘌吸也急促,嘌吸噴在耳朵,使麻美產生觸電般的性感。「不要…」

    說出言不由衷的話,麻美主動的把屁股壓在孝司的勃起物上扭動。看到麻美的這種反應,可能更煽動孝司,這一次,手伸入裙內,隔著褲襪撫摸下腹部。就在面前有兩個年輕人在性交,一面看著淫蕩扭動屁股的護士,一面有孝司勃起的陰莖頂在屁股上。乳房和下腹部受到撫摸,使得麻美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了。兩個年輕人的行為越來越激烈,男的也開始和護士一起扭動屁股。麻美轉身對孝司。「孝司,走吧…」

    說完,拉著孝司的手臂,向頂樓的門走去。

    麻美站在坐在床上的孝司面前,這里是孝司的單人病房。「對大夫做那種事情,太不應該了。」

    麻美用責備的口吻說時,孝司難為情的低下頭,但嘟著嘴說:「可是看到那樣的事就受不了了。」

    房里沒有點燈,射進來的月光卻能看清楚孝司的表情。從頂樓到病房,以及現在,麻美的心都在激烈跳動。「孝司,你有女人的經驗嗎?」

    孝司是低著頭搖頭。「想有經驗嗎?」

    「當然呀…」

    「對象是大夫也想嗎?」

    孝司擡起頭,驚訝的點點頭。麻美一直覺得還在做夢,甚至比剛才的夢更興奮。眼睛盯在孝司的臉上,脫去白衣。孝司露出緊張的表情低下頭。麻美解開上衣的鈕扣。這時,孝司的眼睛盯在麻美脫衣服的動作上。露出看起來就像童貞的緊張,不安和興奮的表情。對此,麻美顯得鎮靜,可能是想到自己比較年長和有經驗,產生類似優越感的心情。

    想到這就要得到高中二年級男生的童貞,產生一種未曾有過的興奮。上半身剩下白色的乳罩,脫去裙子,露出膚色的褲襪,同時也能看到高開叉的參角褲。看麻美的孝司的眼睛,好像冒出異常的光澤。感受到那種視線,麻美覺得很刺激。同時產生挑逗孝司的自己都感到吃驚的心情。以性感的動作脫去褲襪,解下乳罩,把雙手放在身邊。聽到孝司吞口水的聲音。麻美張開嘴,不然會感到嘌吸困難。「孝司,你也脫吧。」

    麻美的聲音像嘴里含有東西,有些模糊不清。孝司聽到麻美的聲音後才清醒過來似的,站起來,脫去睡衣,內褲前已高高隆起。「內褲也脫了吧。」

    麻美看著隆起的內褲,說完便脫參角褲,孝司也脫了內褲。看到勃起的肉棒跳出來,麻美感到頭昏目眩,同時陰戶一陣騷癢感,麻美幾乎發出呻吟聲。看到傷口上貼紗布和膠帶,勃起的肉棒幾乎要到的樣子,麻美這才想到對方是病患,也產生罪惡感,但理性還不足以壓制欲望。「真有精神。」

    麻美露出笑容上床後,和孝司面對面坐下。「看這樣子,在住院的時間里手淫了吧。」

    為緩和孝司的緊張和興奮的心情,麻美故意用開玩笑的口吻同時,孝司難為情的笑了。「有一次…」

    「你說參天前也看過剛剛那件事,是那一次手淫的嗎?」

    孝司點頭。「孝司,你看過女人的那個地方嗎?」

    「在…A片…」

    「真是不乖的孩子,看那種東西呀。」

    「同學們都看,有經驗的已經不少了。」

    「原來如此。孝司,你想看嗎?」

    「什麼?」

    「我的那里…」

    麻美覺得臉如火燒般的熱,如果對方不是處男,根本說不出口。孝司下口水,點點頭。麻美雙手落在背後,豎起雙膝,羞恥感使全身如火般的熱。在強烈的興奮中慢慢分開雙。

    對自己主動采取的姿勢,使得麻美的腦海一片空白。孝司伸出頭凝視麻美的性器。感受到孝司的視線刺在那里,大腿根微微顫抖,而且肉洞開始蠕動,從肉縫擠出蜜汁。「啊…」

    麻美發出顫抖的聲音,說:「孝司,你可以摸,摸陰核吧。」

    說完,催促似的扭動屁股。當孝司的手指到陰核的剎那,身體產生觸電般的快感。「輕輕的摸吧…」

    「這樣嗎?」

    孝司的聲音沙啞,手指在陰核上畫圓似的愛撫。「對…啊…好…你弄的好…」

    麻般的快感從肉洞擴散到全身,不由得扭動屁股。「我可以吻這里嗎?」

    孝司突然向麻美問。「不行,我還沒有洗澡。」

    「不要緊的,我早就喜歡大夫了。」

    說完,嘴壓在花芯上。「啊!不行…孝司…不要…啊啊…」

    麻美本來想拒絕,但舌尖舔到陰核的剎那,發出哼聲,仰倒在床上。可能是看過A片之故,大概有充分的性知識和技巧。孝司的舌頭在膨脹的陰核上摩擦,還故意發出啾啾的淫咪聲舔舐。本來就有欲求不滿,又偷看性交的場面而受到刺激的麻美,已經沒有忍耐力了。盡量壓低聲音,怕鄰房聽到,發出啜泣般的哼聲,很快的就被逼到絕頂。「啊…」

    把了這句話,用枕頭壓在嘴里消音。「啊…孝司…」

    麻美一面扭動屁股,一面說:「用手指插入應該用陰莖插入的地方吧。」

    孝司的手指在濕淋淋的肉洞滑動後,咕嚕一聲插入肉洞內。「啊…就是那里…」

    是插入手指,麻美似乎又達到高潮,屁股開始顫抖。「哇!把手指夾緊了!」

    麻美也感覺出來,肉洞主動的勒緊孝司的手指,好像要更深的吞進去。在麻美的腦海里出現的不是孝司的手指,而是勃起的陰莖插入的情景。但對方是處男,插入後可能很快便射精。「活動手指吧。」

    「這樣嗎?」

    孝司的手指開始抽動或轉動,聽到噗吱噗吱的淫咪聲。「啊…對…啊…好舒服!」

    麻美忍不住似的配合孝司的手指的動作扭動屁股,壓抑快要發出來的哼聲,把手擋在嘴上,或用雙手抓住床單。不久後,忍不住擡起身體,說:「你還是病患,所以躺下來吧…」

    讓孝司仰臥後,麻美騎在聳立的肉棒上,手握陰莖,對正肉洞口,屁股慢慢的落下去。龜頭滑入肉洞里,麻美用力吸一口氣,產生就這樣插入到底的欲望。可是有刺激傷口之慮,勉強克制自己讓陰莖進入參分之二的程度便停止。稍彎下上身看結合的部份,然後慢慢的上下擺動屁股,濕淋淋的陰唇包夾沾上蜜汁,發出光澤的肉棒。孝司他瞪大眼睛看肉棒進出的景色。「啊…好…孝司呢?」

    「我也好…快要忍不住了。」

    孝司興奮的回答。「到那時候要說出來,我也要一起。」

    「嗯…」

    麻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來,但產生新鮮的快感。因為肉棒沒有插入到底,有意猶未盡之感,這種急燥感,又引來強烈的性感。「不行了!要射了!」

    孝司突然緊張的說。「射吧!盡量射吧…」

    麻美有節奏的上下擺動屁股,孝司露出驚慌的表情。「射了!」

    孝司向上擡起屁股,龜頭到子宮口,麻般的快感使麻美喘息的剎那,肉棒振動的同時射出精液。

    孝司把頭靠在仰臥的麻美胸上,兩個人就這樣依偎的躺在床上。「孝司,這樣你就是大男人了。明天出院之後,要記得今晚的事。」

    麻美撫摸孝司的頭。孝司擡起頭說:「我不要回憶,出院之後我還要見面。」

    「不行的,你還是高中生,不可能做這種事。」

    「為什麼不可能?我要。」

    孝司說完,把乳頭含在嘴里吸吮。「啊…不要…」

    麻美推開孝司,可是伸出的雙手反而把孝司的頭抱緊。剛才尚未達到性高潮的身體又開始點燃欲火。麻美感到驚,這是因為有硬的東西到大腿。射精還不到十分鐘,孝司又勃起來了。麻美起身,讓孝司仰臥。「啊,又這樣了…」

    用興奮的聲音說完,握住陰莖,往嘴里送。「這樣…不行呀!」

    可能性交之後用衛生紙擦拭,和剛才相反,輪到孝司露出困惑的表情。麻美舔肉棒,從龜頭舔到根部,然後吞入嘴里摩擦。孝司抱住麻美的腰,用力拉,麻美猶豫一下後騎在孝司的臉上,形成麻美在上的69姿勢。孝司的手指突然入侵肉洞內。麻美嘴含肉棒發出哼聲。孝司的手指在肉洞里抽插的同時,用另一手揉搓陰核。麻美忍不住淫蕩的扭動屁股,吐出肉棒,說:「這一次你在上面,但小心傷口。」

    麻美說完便仰臥。「這樣就不會了。」

    孝司使麻美的身體側臥,抱起一腿。確實用這樣的姿勢就不會使右下腹部的傷口到麻美的身體了。對有這樣智慧的孝司感到驚訝時,孝司把麻美的一腿放在肩上,開始龜頭尋找肉洞。不知是不是故意讓麻美急燥,龜頭在陰核和肉縫上摩擦時,麻美忍不住哀求道:「啊…不行了…插進來吧!」

    「不行,你要說把孝司的肉棒插入陰戶才行。」

    「這…」

    「我是喜歡這樣的,我手淫時就是這樣幻想的。」

    孝司說完,繼續用龜頭在陰核上摩擦。麻美已經興奮得無法忍耐。「啊…把孝司的肉棒插入我的陰戶里吧…」

    「太好了!」

    這一次可能是射精之故,一開始就猛烈抽插。麻美在快感中對將來感到不安,但很快的陶醉在年輕的肉棒帶來的快感之中。

    仰臥在床上的孝司,把睡褲拉到大腿根附近,內褲也脫下一半的狀態。經盲腸炎的手朮後六天,縫合狀態良好。麻美感到驚慌,因為是在縫口換藥,勉強還藏在內褲里的性器很快便勃起,把內褲高的頂起來。手朮是麻美負責的,所以孝司的陰莖早已經看過。記得和偶像歌手般的面貌不相配的,陰莖稍有假性包皮之外,不但很長,也有很多卷曲約陰毛,看起來很勇猛的樣子。

    當然麻美還沒有看過孝司的陰莖勃起的狀態。孝司是高中二年級,生長在富裕的家庭,受到太多的保護,好像有戀母情結的傾向。住在單人病房,母親每天來照顧他。也許還是童貞吧…這樣想著,看隆起的內褲和露出稍許的陰毛時,麻美又感到慌張,發覺自己的陰戶里不僅濕潤,還微微蠕動,已經無法抑制沖動了。「為什麼變成這樣呢?」

    麻美用興奮的口吻說,用手輕撫隆起的部份。孝司發出緊張的聲音。堅硬的觸感,使麻美完全失去自制心。「真是不乖的男孩,檢查時還會勃起。」

    說著,拉下內褲時,陰莖彈跳似的露出來。看到勃起的長大陰莖,麻美倒吸一口氣。「孝司,你還是童貞吧。」

    這樣問時,孝司困惑的點點頭。麻美用力吸一口氣,然後像把話擠出來似的說:「大夫讓你畢業好嗎?」

    孝司露出難以相信的驚訝表情。「真的嗎?」

    孝司露出興奮的神采。麻美也以緊張的表情點頭,她也興奮了。麻美脫下白衣和裙子。醫師和病患,而且和未成年的男孩做這種無恥的事…麻美想到這兒,產生難以形容的罪惡感。可是興奮的程度遠超過那種感覺。麻美下半身赤裸的上床,騎在孝司的腰上,用手握肉棒,頂在肉縫上慢慢摩擦。發出吱嚕吱嚕的淫咪聲。強烈的快感使麻美忍不住放下屁股,肉棒插入肉洞,引發麻般的快感。就在這瞬間,清醒過來。

    麻美是躺在M醫院醫師辦公室旁邊的休息室床上。這一天是麻美輪值,所以躺在床上休息。原來是夢…好奇怪的夢…麻美在心里滴咕,嘌吸急促,也感覺參角褲的底部濕潤。對這種情形,麻美感到驚慌。這一天的白天,麻美撿查孝司的傷口,雖然還沒有達到夢里的程度,但孝司的內褲前的確隆起。當時,麻美即沒有驚慌,也沒有心跳。剛出道不久,有二十七歲的單身女醫師,如果為這種情形心就動搖,是無法勝任工作的。麻美當時是向孝司的下半身看一眼。「明天拆線後就可以出院了。」

    說完,拉起孝司的內褲和睡褲。結果還做那樣的夢,可能是因為從大學附屬醫院來到這所M醫院,一年多來完全投入這種工作,過著連愛人也沒有的生活吧。麻美常聽男人們對她說「你是美女」

    或「你很性感」。

    對自己的面貌,覺得比別人好一些,對自己的身材卻有十足的信心。過著還沒有發生不正常的異性關系,但身邊有不少男人。在大學附屬醫院時,有一個也是醫師的愛人。來M醫院前,因某種原因而分手。那是因為麻美先到他的房間等時,偶然在櫥璧的大紙箱里發現很多幼齒狂的錄影帶。從那以後,沒有和男人交往,已經有一年半之久了吧。是積壓欲求不滿的關系嗎…?麻美嘴里念著,起來看鐘表。已經午夜十二點多。

    已無睡意,身體又感到火熱,覺得無法再睡下去了。想去吹一吹秋天的夜風,穿上白衣走出房間。經過護理中心時,應該有的值夜班的護士小姐也不見了,是去廁所了嗎…?麻美走到走廊的盡頭,從樓梯走到頂樓,看到皎潔的夜光。伸直雙手,做深嘌吸的同時,經過洗衣房的旁邊時,麻美突然緊張的停下腳步,因為聽到女人的嬌哼的聲音。「啊啊啊…啊!健治…要了!」

    這一次聽得很清楚。麻美覺得全身火熱起來。小洗衣房的牆角有木架,旁邊有五公分左右的縫隙,麻美從縫隙悄悄向里面看去。剎那間,麻美倒吸一口氣。看到一名護士坐在椅子上,雙腿放在蹲在前面的男人雙肩上,還不停的急促喘息。護士是值夜班的,二十歲左右,長得很可愛的女孩。從麻美站起來的地方距離五、六公尺,看到的是兩個人的側面,而那個叫健治的男人在做什麼是一目了然的。護士的絲襪和參角褲已經脫去,白衣掀起,露出下半身。

    男人的臉被大腿擋住而看不見,從穿著研判應該是年輕人,可能和護士是同年齡。兩個人可能是一對情侶,趁值夜班,讓男朋友潛入醫院。丟下夜班的工作,和男朋有做這種事情,還真不得了…M醫院夜間不接受急診,住院患者嘌叫護士時,如果護士不在,很可能形成嚴重後果。一面看兩個人的行為,一面感到憤概時,雙手抓住男人的頭或肩,露出苦悶的表情的護士發出迫切的啜泣般聲音。「不行啦…要了!」

    護士雙手抱緊男人的頭,伸直痙攣的雙腿。男人站起來,黑色的頭發束在腦後,牛仔褲和內褲一並拉下去,露出剛才麻美在夢中看到的那種勃起的陰莖。男人把肉棒送到坐在椅子上的護士面前,護士彎下上半身,雙手握住肉棒開始舔。麻美緊張得幾乎不能嘌吸,這是第一次看到別人的性行為。可能是偷看之故,覺得口乾舌燥,興奮得雙腿發抖,早忘了憤概之事。二十歲左右大概就有很多的性經驗,護士的口交動作相當淫猥。用手揉搓陰囊,頭側左或側右,發出淫咪的聲音,從龜頭舔到陰部。吞入嘴里後,發出哼聲吸吮。可能是熱中口交的護士仍舊穿著白衣和白帽,所以看起來更淫蕩。此時,麻美突然緊張的向後看,竟然是穿夾克的孝司,把食指放在嘴前站在那里。因為孝司突然把手放在麻美的肩上,不僅嚇得心臟幾乎要跳出來,也狼狽的說不出話來。

    「那兩個人在參天前的晚上也在這里這樣弄的。」

    孝司小聲的說。「看到了嗎?」

    麻美這才用沙啞的聲音問。「嗯,因為不能睡,就到屋頂上來,剛好…今天又聽說那位護士小姐是夜班,想到或許會…不過看到大夫來了,我也嚇一跳。」

    「那麼是比我先來的嗎?」

    「嗯,發現有人來,急忙藏在門後,大夫早就知道那兩個人的事嗎?」

    「我這是第一次…孝司,你不能在這種地方,回去吧。」

    自己偷看的情形被孝司看到了,為此感到狼狽的拉孝司的手催促回去時,聽到令人驚訝的聲音。孝司從麻美的肩上看過去,這樣便形成麻美和孝司互擁的狀態,好轉動身體,形成麻美也向里面看的姿態。看到護士騎在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腿上扭動屁股,還發出小狗哭叫般的聲音。男人把白衣的前面拉開,雙手撫摸豐滿的乳房,還吸吮乳頭。這一次的麻美和剛才不同,因為有孝司在身邊,所以還能保持清醒。這種樣子不可以讓高中生的患者…麻美想著,準備轉身推開孝司時,又緊張了。因為有堅硬的東西到屁股。「了不起…大夫…受不了。」

    孝司用迫切的口吻說著,從後面抱緊麻美。「不要…孝司…不能…」

    麻美感到慌張,可是能小聲制止,而還不能激烈拒絕,那樣會使偷看的事被發覺,而且孝司才剛動過手朮。就在不停的扭動身體時,麻美更慌張,因為屁股上更清楚的感受到孝司褲前堅硬的東西,產生興奮般的陶醉感。孝司的雙手在麻美的胸前撫摸乳房,帶著幾分猶豫和生疏的動作撫摸乳房。意外的狀況使麻美興奮,嘌吸也急促。可是心里還想到,孝司可能還是童貞。孝司的嘌吸也急促,嘌吸噴在耳朵,使麻美產生觸電般的性感。「不要…」

    說出言不由衷的話,麻美主動的把屁股壓在孝司的勃起物上扭動。看到麻美的這種反應,可能更煽動孝司,這一次,手伸入裙內,隔著褲襪撫摸下腹部。就在面前有兩個年輕人在性交,一面看著淫蕩扭動屁股的護士,一面有孝司勃起的陰莖頂在屁股上。乳房和下腹部受到撫摸,使得麻美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了。兩個年輕人的行為越來越激烈,男的也開始和護士一起扭動屁股。麻美轉身對孝司。「孝司,走吧…」

    說完,拉著孝司的手臂,向頂樓的門走去。

    麻美站在坐在床上的孝司面前,這里是孝司的單人病房。「對大夫做那種事情,太不應該了。」

    麻美用責備的口吻說時,孝司難為情的低下頭,但嘟著嘴說:「可是看到那樣的事就受不了了。」

    房里沒有點燈,射進來的月光卻能看清楚孝司的表情。從頂樓到病房,以及現在,麻美的心都在激烈跳動。「孝司,你有女人的經驗嗎?」

    孝司是低著頭搖頭。「想有經驗嗎?」

    「當然呀…」

    「對象是大夫也想嗎?」

    孝司擡起頭,驚訝的點點頭。麻美一直覺得還在做夢,甚至比剛才的夢更興奮。眼睛盯在孝司的臉上,脫去白衣。孝司露出緊張的表情低下頭。麻美解開上衣的鈕扣。這時,孝司的眼睛盯在麻美脫衣服的動作上。露出看起來就像童貞的緊張,不安和興奮的表情。對此,麻美顯得鎮靜,可能是想到自己比較年長和有經驗,產生類似優越感的心情。

    想到這就要得到高中二年級男生的童貞,產生一種未曾有過的興奮。上半身剩下白色的乳罩,脫去裙子,露出膚色的褲襪,同時也能看到高開叉的參角褲。看麻美的孝司的眼睛,好像冒出異常的光澤。感受到那種視線,麻美覺得很刺激。同時產生挑逗孝司的自己都感到吃驚的心情。以性感的動作脫去褲襪,解下乳罩,把雙手放在身邊。聽到孝司吞口水的聲音。麻美張開嘴,不然會感到嘌吸困難。「孝司,你也脫吧。」

    麻美的聲音像嘴里含有東西,有些模糊不清。孝司聽到麻美的聲音後才清醒過來似的,站起來,脫去睡衣,內褲前已高高隆起。「內褲也脫了吧。」

    麻美看著隆起的內褲,說完便脫參角褲,孝司也脫了內褲。看到勃起的肉棒跳出來,麻美感到頭昏目眩,同時陰戶一陣騷癢感,麻美幾乎發出呻吟聲。看到傷口上貼紗布和膠帶,勃起的肉棒幾乎要到的樣子,麻美這才想到對方是病患,也產生罪惡感,但理性還不足以壓制欲望。「真有精神。」

    麻美露出笑容上床後,和孝司面對面坐下。「看這樣子,在住院的時間里手淫了吧。」

    為緩和孝司的緊張和興奮的心情,麻美故意用開玩笑的口吻同時,孝司難為情的笑了。「有一次…」

    「你說參天前也看過剛剛那件事,是那一次手淫的嗎?」

    孝司點頭。「孝司,你看過女人的那個地方嗎?」

    「在…A片…」

    「真是不乖的孩子,看那種東西呀。」

    「同學們都看,有經驗的已經不少了。」

    「原來如此。孝司,你想看嗎?」

    「什麼?」

    「我的那里…」

    麻美覺得臉如火燒般的熱,如果對方不是處男,根本說不出口。孝司下口水,點點頭。麻美雙手落在背後,豎起雙膝,羞恥感使全身如火般的熱。在強烈的興奮中慢慢分開雙。

    對自己主動采取的姿勢,使得麻美的腦海一片空白。孝司伸出頭凝視麻美的性器。感受到孝司的視線刺在那里,大腿根微微顫抖,而且肉洞開始蠕動,從肉縫擠出蜜汁。「啊…」

    麻美發出顫抖的聲音,說:「孝司,你可以摸,摸陰核吧。」

    說完,催促似的扭動屁股。當孝司的手指到陰核的剎那,身體產生觸電般的快感。「輕輕的摸吧…」

    「這樣嗎?」

    孝司的聲音沙啞,手指在陰核上畫圓似的愛撫。「對…啊…好…你弄的好…」

    麻般的快感從肉洞擴散到全身,不由得扭動屁股。「我可以吻這里嗎?」

    孝司突然向麻美問。「不行,我還沒有洗澡。」

    「不要緊的,我早就喜歡大夫了。」

    說完,嘴壓在花芯上。「啊!不行…孝司…不要…啊啊…」

    麻美本來想拒絕,但舌尖舔到陰核的剎那,發出哼聲,仰倒在床上。可能是看過A片之故,大概有充分的性知識和技巧。孝司的舌頭在膨脹的陰核上摩擦,還故意發出啾啾的淫咪聲舔舐。本來就有欲求不滿,又偷看性交的場面而受到刺激的麻美,已經沒有忍耐力了。盡量壓低聲音,怕鄰房聽到,發出啜泣般的哼聲,很快的就被逼到絕頂。「啊…」

    把了這句話,用枕頭壓在嘴里消音。「啊…孝司…」

    麻美一面扭動屁股,一面說:「用手指插入應該用陰莖插入的地方吧。」

    孝司的手指在濕淋淋的肉洞滑動後,咕嚕一聲插入肉洞內。「啊…就是那里…」

    是插入手指,麻美似乎又達到高潮,屁股開始顫抖。「哇!把手指夾緊了!」

    麻美也感覺出來,肉洞主動的勒緊孝司的手指,好像要更深的吞進去。在麻美的腦海里出現的不是孝司的手指,而是勃起的陰莖插入的情景。但對方是處男,插入後可能很快便射精。「活動手指吧。」

    「這樣嗎?」

    孝司的手指開始抽動或轉動,聽到噗吱噗吱的淫咪聲。「啊…對…啊…好舒服!」

    麻美忍不住似的配合孝司的手指的動作扭動屁股,壓抑快要發出來的哼聲,把手擋在嘴上,或用雙手抓住床單。不久後,忍不住擡起身體,說:「你還是病患,所以躺下來吧…」

    讓孝司仰臥後,麻美騎在聳立的肉棒上,手握陰莖,對正肉洞口,屁股慢慢的落下去。龜頭滑入肉洞里,麻美用力吸一口氣,產生就這樣插入到底的欲望。可是有刺激傷口之慮,勉強克制自己讓陰莖進入參分之二的程度便停止。稍彎下上身看結合的部份,然後慢慢的上下擺動屁股,濕淋淋的陰唇包夾沾上蜜汁,發出光澤的肉棒。孝司他瞪大眼睛看肉棒進出的景色。「啊…好…孝司呢?」

    「我也好…快要忍不住了。」

    孝司興奮的回答。「到那時候要說出來,我也要一起。」

    「嗯…」

    麻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來,但產生新鮮的快感。因為肉棒沒有插入到底,有意猶未盡之感,這種急燥感,又引來強烈的性感。「不行了!要射了!」

    孝司突然緊張的說。「射吧!盡量射吧…」

    麻美有節奏的上下擺動屁股,孝司露出驚慌的表情。「射了!」

    孝司向上擡起屁股,龜頭到子宮口,麻般的快感使麻美喘息的剎那,肉棒振動的同時射出精液。

    孝司把頭靠在仰臥的麻美胸上,兩個人就這樣依偎的躺在床上。「孝司,這樣你就是大男人了。明天出院之後,要記得今晚的事。」

    麻美撫摸孝司的頭。孝司擡起頭說:「我不要回憶,出院之後我還要見面。」

    「不行的,你還是高中生,不可能做這種事。」

    「為什麼不可能?我要。」

    孝司說完,把乳頭含在嘴里吸吮。「啊…不要…」

    麻美推開孝司,可是伸出的雙手反而把孝司的頭抱緊。剛才尚未達到性高潮的身體又開始點燃欲火。麻美感到驚,這是因為有硬的東西到大腿。射精還不到十分鐘,孝司又勃起來了。麻美起身,讓孝司仰臥。「啊,又這樣了…」

    用興奮的聲音說完,握住陰莖,往嘴里送。「這樣…不行呀!」

    可能性交之後用衛生紙擦拭,和剛才相反,輪到孝司露出困惑的表情。麻美舔肉棒,從龜頭舔到根部,然後吞入嘴里摩擦。孝司抱住麻美的腰,用力拉,麻美猶豫一下後騎在孝司的臉上,形成麻美在上的69姿勢。孝司的手指突然入侵肉洞內。麻美嘴含肉棒發出哼聲。孝司的手指在肉洞里抽插的同時,用另一手揉搓陰核。麻美忍不住淫蕩的扭動屁股,吐出肉棒,說:「這一次你在上面,但小心傷口。」

    麻美說完便仰臥。「這樣就不會了。」

    孝司使麻美的身體側臥,抱起一腿。確實用這樣的姿勢就不會使右下腹部的傷口到麻美的身體了。對有這樣智慧的孝司感到驚訝時,孝司把麻美的一腿放在肩上,開始龜頭尋找肉洞。不知是不是故意讓麻美急燥,龜頭在陰核和肉縫上摩擦時,麻美忍不住哀求道:「啊…不行了…插進來吧!」

    「不行,你要說把孝司的肉棒插入陰戶才行。」

    「這…」

    「我是喜歡這樣的,我手淫時就是這樣幻想的。」

    孝司說完,繼續用龜頭在陰核上摩擦。麻美已經興奮得無法忍耐。「啊…把孝司的肉棒插入我的陰戶里吧…」

    「太好了!」

    這一次可能是射精之故,一開始就猛烈抽插。麻美在快感中對將來感到不安,但很快的陶醉在年輕的肉棒帶來的快感之中。

    Copyright @ 2016-2017  AV可乐开心五月,深爱五月,人人草,人人 日,人人看夜来色-百度 知道 权所。

    广告合作:wangzi8881@outlook.com